专业冠亚聊中产

2020-02-20

一、中产的现状近年来,中产这个词热度居高不下。他们处于社会的中间层,是阶层流动最活跃的一批人。

改革开放以来多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使得很多普通人改变了身份,一跃成为了中产甚至富人。78年高考、80年乡镇企业、价格双规制倒卖、92年官员下海、煤老板为代表的资源巨潮、楼市疯狂、网络红利。这是中国社会主义体制的一次伟大胜利,还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这么多人实现“中等收入阶级”。


他们大多为知识分子,在一线或二线城市扎根立足,有一套或多套房产,每月有着不错的收入,过着相对体面的生活。

但中产的奋斗并非一劳永逸,处于社会的中层,位置不上不下。阶层人数不断增加,中产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为悬在头上的财务问题对焦虑,为没完没了的加班焦虑,为下一代的教育焦虑。....

当外界有风吹草动,深埋在中产中间的焦虑就会被无限放大。

如今在抗击疫情中,中产这些焦虑则被放在了聚光灯下。

王鑫,34岁,清华硕士,互联网公司高级程序员,个人即年薪百万。其中每年税收20万+,北京五环90平的房子贷款一年30万,子女教育每年24万(私立小学10万、语数外补习班8万、钢琴班4万、夏令营2万),一年给父母6万,年家庭旅游3万;他自己开个15万的电动汽车,租的牌照,一年1万。

他认为年薪100万和40万区别不大,多的60万都砸进了教育和房贷。他依然忧愁小孩不一定就能上清华,他工作依然是用劳动和时间换钱。他非常羡慕当时去了阿里的人,阿里上市打造超过3000个千万富翁。

他又认为年薪百万和40万区别很大,否则支出的窟窿怎么补?是的,幸福指数不能只看收入,而是要看可支配收入有多少,看起百万年薪,有好多只是过一趟手而已,生活成本太高,必须支出的部分占比太高。

总结一句话:房贷、医疗、教育,是现代中产家庭支出的三座大山。生活成本太高,必须支出部分占比太高.

二、中产的焦虑像这样年收入在10-100万的新中产家庭,中国有将近4.7亿人,是阶层流动最活跃的一批人。

所谓“最活跃”,也就是说稍不留神,就可能在短时间内,从中产到无产,从小康到赤贫。

在体面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下,是收入结构单一的风险,一旦面临失业、丧失劳动能力等情况,整个家庭会迅速掉阶。

平日里收入尚且能应付房贷、医疗、教育三座大山,可是一旦发生所谓“黑天鹅、灰犀牛和蝙蝠侠”事件,平时辛苦运营的现金流闭环,就会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如今的新冠疫情,又有多少中产面临破产呢?

还记得2018年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位北京的中产,在岳父得了流感之后,29天时间,7位数存款归零:“ICU大概每日8000-20000元;上人工肺(EcMo)后,开机费6万元,随后每天2万元起;继续在ICU待下去,只能买掉北京的房子…”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上面的真实事件对别人仅仅是茶余饭后的一条消息,但对当事人,却是一件需要用几年甚至几十年来抚平的大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是事故.


三、中产的未来中产的未来靠规划。

中产阶级三座大山:还贷、医疗、教育,其中那座最重?一定是“医疗”,因为一旦一个人需要住院治病,就意味着他无法工作,进而丧失收入,同时还有超乎想象的医疗费用支出,坐吃山空。

黑天鹅、灰犀牛和蝙蝠侠,听起来是偶然事件,是运气不好才会碰上的事儿,但谁都无法预料。那么重疾是纯粹偶然事件吗?显然不是。患大病是有概率的,而且基本上是公平的。

据卫生部数据,人的一生中患癌概率为36%,而患重疾的概率为72%。大病如同悬在每一个家庭头上的剑,随时准备开启一场金钱与命运的厮杀。

在“大病医疗”这个巨大的隐患面前,什么才是中产的救命稻草?

首先想到的应是保险,目前唯一能有保障的金融工具也是保险。接触的非常有钱的人都认为保险是作为资产配置的底层核心产品,保险和现金一样非常重要。在此呼吁大家:加强保险配置意识,不要等灾难发生后才想起救命稻草。

因为你病不起、倒不起,你肩负着三代人的生活,如若风吹草动,又有谁能帮助你兜底?!

而保险它只占用你一点点现金流却撬动了未来极端风险时候的一大笔钱,有着巨大的杠杆作用。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年代,你总要做点什么,防患于未然。


尤其2020年开年就遭遇全国性的疫情事件,大家深居家中是否有过深刻的思考?未来应该怎样面对生活、面对工作、面对社会?如何自居自处?如何规划和保证不可预测的未来?



冠亚保销从金融配置方面可以给到您一些启示,我们可来聊聊怎样的规划才是更科学更合理的。

针对不同的中产人群,也有不同的配置方法。这是一整套系统的逻辑分析理论,也是一整套风险管理体系。



冠亚保销,立志做到风险规划最专业,售后服务最放心的专业保险服务公司。我们已为成千上万的个人客户、团体客户、企业客户量身定制并成功配置了符合自身的风险解决方案,为他们筑起了一道道防火墙,转移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潜在风险。